• Wendy Chiang

Like数让人不快乐?Facebook尝试隐藏按赞数




过去多年来,「赞」始终是Facebook最具代表性的设计,向上的大拇指早已成为这间社群龙头的经典形象,甚至其总部外的看板上,你都能找到代表赞的这枚符号。


然而,初衷是对创作者鼓励的赞,却在社群複杂的交互下,沦为用户比较、竞争的指标,带来无数负面情绪。因此,Facebook计划9月27日于澳洲展开隐藏赞数测试


明确而言,不只是按赞数,对贴文的心情表达、影片观看次数都会一併被隐藏。


这并非Facebook第一次动起隐藏赞数的念头,今年上半年起,他们就陆续在加拿大、澳洲、纽西兰、爱尔兰、义大利、日本等国测试隐藏Instagram的赞数,期望导正大众爱比较的心态。


儘管过去曾在Instagram实行测试,但鑑于每个平台的生态大相迳庭,Facebook相信,必须实际在平台上进行测试才能得到真正的结果。


与在Instagram实行的测试相同,虽然按赞数不再对外显示,发布贴文者仍能看见自己的按赞数;另外,有心者还是可以点开名单,一个个数出有多少人为这篇贴文按赞,Facebook的改变,让用户得以从人气竞争下喘口气。



20%忌妒感源于滑Facebook,社群平台不再能使人快乐


「我们正在进行有限度的测试,将Facebook上的按赞、表达心情以及影片观看次数设为私人。」Facebook在一份声明中表示,「我们会收集反馈,好了解这项变动能否改善人们的体验。」


某种程度来说,按赞数就和薪水一样,在不知道同事所得的情况下,你很可能对自己的收入感到满意,然而一旦知道坐隔壁的小明比自己多领2,000元,对薪水的态度或许会180度大转变。


曾有一份鑽研Facebook与忌妒心的研究,其内容指出,人们生活中有20.3%的嫉妒情绪,源自使用Facebook。 这个结果显示,社群平台早已化为互相比较的螺旋,不再是理想中那个帮助人们认识更多朋友的快乐场所。


将用户从赞数中解放,不只免去无时无刻不上演的数字竞赛,也给予人们更加敢说敢言的勇气。过去用户会为了搏得更多赞数而发言,也会因为害怕得不到认同而不愿说出真正的想法。


心理学教授Renee Engeln认为,赞之所以具有如此强大的魔力,是因为它创造的正反馈非常即时,如同赌博获胜带来的快感一样。


Facebook希望,消除赞数以后,能使用户重心回归内容上,并更加重视人与人之间的连结,不再着迷于这些数字。


如果这项改动能顺利增进人们的幸福感,并且不会降低互动率的话,Facebook计划进一步拓展测试国家,甚至在平台上全面实施。



重要互动指标消失,网红行销生态势必产生变化


赖以社群维生的网红们,对Facebook隐藏赞数的作法感到担忧,赞数向来是过去与品牌合作时,谈论薪酬的一项重要指标,按赞数消失后,过去的行销生态势必将发生变化。


在Instagram隐藏按赞数时,也有网红指出,这种作法很可能使品牌寻找合作对象时,把焦点重新放回粉丝数上,导致买粉丝灌水的网红,与真正凭实力赢得关注者,变得难以区分。


影响力行销平台Activate执行长Kamiu Lee则认为,Instagram与YouTube才是目前最受关注的网红行销平台,Facebook已成为二线行销平台的现在,这项变动可能不会在网红业界激起太大的涟漪。



资料来源:CNN、TechCrunch


作者:陈建钧


本篇文章转载自数位时代


延伸阅读:

Instagram按赞数将消失!网红行销策略转弯,这2项指标更重要

被工程师发现扩大测试!Facebook、Instagram未来可能看不到按赞数




cacaFly 成立于 2009 年,为台湾第一大数位媒体广告代理,2011 年与 Facebook 取得独家广告代理,之后陆续取得 Instagram丶Microsoft丶Google丶LINE 全产品丶Spotify丶Twitch丶TenMax 原生广告...等广告代理权,成为专业数位广告经销商。于 2015 年整合资源,成立云沛创新集团 (funP Innovation Group),目前旗下有四间台湾子公司,分别为 cacaFly丶adHub丶TenMax丶BeingDigital,并开拓海外市场,陆续在日本丶泰国丶马来西亚丶越南等地设有服务据点,提供亚洲地区跨媒体与整合性的数位行销服务。


cacaFly Malaysia 目前提供 Facebook丶Instagram丶Google丶YouTube丶TenMax 等 广告媒体操作服务,若您需要广告投放上的建议,或欲知更多数位行销课程详情,欢迎与我们的专业团队联系,可 pm cacafly Malaysia Facebook 或电邮 admin.my@cacafly.com.my




0 次瀏覽